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速递 > 域外司法
跨太平洋协定在美引起强烈反弹
发布时间:2015-10-14 09:19:46    信息来源:中国普法网

  在历经多年的讨价还价后,包括美国、日本等在内的12个太平洋国家10月5日宣布达成跨太平洋贸易伙伴关系协定(TPP)。协定达成的消息在美国各界引起强烈反弹,反对之声四起。此间舆论分析认为,在随后国会的审批中,有关争论必将更为激烈,TPP的前途仍不会平坦。

 

  TPP两种生效途径

 

  目前,TPP协定正处于最后文本的确定之中。在文本确定之后,TPP将进入各成员国的国内审批阶段。据报道,如果一切进展顺利,TPP有可能到2017年下半年才能正式生效。

 

  据有关报道,TPP生效有两种方式。第一种是所有成员国皆予以批准,那么,在第12个成员国批准的60天后,TPP即开始生效。但由于协定本身所存在的争议性,不排除会有一些成员国不能批准的可能。这就出现了第二种生效办法,即至少有6个原始成员国予以批准,且这些批准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占到12个成员国总量的85%。

 

  如果是以第二种生效方式,那么,美国和日本的批准将是该协定能否生效的关键。美国和日本的国内生产总值占到协定成员国总量的约80%,其中,美国约为62%,日本为17%。这也就意味着,只要美国或日本有一家没有批准,TPP将不能正式生效。此间分析认为,从这一点上讲,协定的命运将取决于美国和日本的国内政治。

 

  美国内反对声强烈

 

  尽管奥巴马政府声言这是一个“高标准”的贸易协定,将为国内带来就业等诸多好处,但却一直没能平息国内的各种反对声音。协定达成之后,美国国内反对的声音更是有增无减。

 

  在谈判过程中,美国不少劳工组织、环保组织等就一直在举行各种抗议反对TPP。他们认为,TPP将会给美国的制造业带来巨大冲击,使更多美国制造业的工作流向劳动力成本低的国家。而在关键性领域,比如汽车制造等,美国国内的反对之声也一直非常高。福特汽车更表示,将建议美国国会拒绝批准TPP。

 

  对于奥巴马政府而言,如何得到国会支持一直是一个大难题。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弗罗曼表示:“过去几年,特别是过去两年,我们一直在密切与国会磋商,向他们解释协议的内容和细节。这是我们国内政治进程的一个重要的部分。这也是我们所有成员国的重要政治进程。我们将与国会领导层就协议的下一步、时间表等问题进行密切的磋商。”他表示,批准TPP将是国会2016年需要考虑的问题。

 

  美国国会具有重要影响力的共和党国会众议员、共和党2012年副总统候选人保罗·敕安在第一时间发表声明称:“只有一个好的协议才能得到国会的批准,这个协议必须符合新实施的‘贸易促进授权法’中的国会实施准则。在审阅该协议最后文本并且征求同僚和选民意见之前,我暂时不做判断。”

 

  在民主党总统参选人中居领先地位的前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明确对TPP表示反对。她在接受美国公共电视网的采访时表示:“迄今为止,我不赞成我所了解到的内容。”她说:“我一开始就说,我们必须要有一项为美国创造好工作、提高薪水并加强我们国家安全的贸易协议,我仍相信这是我们必须满足的高标准。”她表示,她所看到的协定内容没有达到这样的高标准。

 

  民主党另一名总统参选人伯尼·桑德斯则表示“很失望”。他在一份声明中称TPP是一项灾难性的协定,将会造成美国就业机会的流失,并损害消费者利益。他强调,将尽自己所能在国会挫败这个协议。美国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内尔表示:“我现在没有具体的评论,不过协定中有一些令人不安的内容,我们还会进一步研究。”在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角逐中呼声最高的特朗普,也明确表态反对TPP。

 

  与“自由贸易”无关

 

  一些分析也指出,当人们在谈论TPP对于“自由贸易”的重要性时,该协议却代表的是让每个国家最强大的商业游说集团来管理各成员国之间的贸易投资关系,与“自由贸易”无关。

 

  分析称,TPP的谈判本身就与“自由贸易”背道而驰。这从各方在谈判中围绕奶制品、糖业贸易、粮食贸易等的讨价还价中即可见一斑。在谈判过程中,新西兰曾因不满加拿大和美国对奶制品贸易的处理方式而威胁退出;澳大利亚对美国和墨西哥对糖业贸易的处理方式表示不满,美国也不满日本对粮食贸易的处理方式。而这些产业均得到了代表本国利益的投票集团的支持,上述分歧只是整个协定谈判中的“冰山一角”。

 

  分析指出,TPP将是一个受美国操控的贸易,而非自由贸易。TPP协议通过一系列晦涩难解的规则变动,如“专利联系”、“数据专属性”和“生物制剂”等,来操控未来的制药贸易。美国的大型制药公司将会被允许扩大他们在专利药品上的垄断权,从而将廉价的非专利药物赶出市场,并且通过在未来几年内引进新的药品,进而限制药物仿制品竞争者进入市场。

 

  在烟草行业也是如此。在过去数十年里,美国烟草公司就利用TPP等协议推出的外国投资者裁定机制,对抗那些限制烟草对公众健康造成危害的条例。在TPP的“投资者与东道国争端解决机制”下,外国投资者获得了新的起诉国家政府的权利。对于降低了其投资预期盈利的政府监管,烟草公司有权提出仲裁。目前,全球烟草巨头菲利普莫里斯国际公司正就类似案件起诉澳大利亚和乌拉圭(非TPP成员国),指控两国要求在烟盒上必须印有警示标签。在类似的指控威胁下,加拿大在几年前放弃引入类似的烟草警示标签。

 

  分析称美自掘陷阱

 

  尽管奥巴马政府声称,TPP使美主导了未来贸易规则的制定,将给中国带来压力,但此间许多分析对此并不买账,甚至认为这是美国自掘陷阱、终将后悔不及,且也“挡不住”中国。TPP和TTIP将所有金砖国家排除在外,不仅在实际上将会失去很好的机遇,而其负面后果亦将会逐步暴露出来。

 

  美国《财富》杂志在其一篇评论中指出,TPP不邀请中国加入是“一个可怕的错误”。文章称:“那些认为TPP可以帮助美国应对中国在亚太地区影响力的观点,也许在国会或其他政策论坛上有市场,但这种观点却实实在在存在不少谬误。”文章强调,试图借助一个“特惠型”的贸易网络就把中国反锁在外是“一个天真的想法”,而且也是“一个存在逻辑缺陷的观点”。

 

  文章指出,中国已经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贸易国,在未来10年中,中国有可能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至2014年底,中国在全球的投资超过了8700亿美元。中国发起的亚投行包括了TPP一半以上的成员国,中国还与包括文莱、智利、马来西亚、新西兰、新加坡、秘鲁、越南等TPP国家谈判或签署了自贸协定。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贸易政策专家马修·古德曼认为,TPP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不算大。他说,中国是全球供应链的一部分,没有人有能力将中国排除在外。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安德森商学院教授邓兆声表示,从长远来说,TPP对中国的影响不大。他认为,通过构建一个使中国成为创始成员的TPP,可以提高经济效率,改善与北京的政治互信。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在谈到TPP时曾这样形容:“一个高规格的运动会,如果缺少中国这样最有活力的选手,将逊色很多。”英国《经济学家》也认为,美国在TPP问题上的急迫态度,实际上是因为中国成功发起亚投行,美国急于通过TPP扳回一局。文章指出,贸易协定本身应更多着眼于自由贸易,过度政治化只会使这个协定走向狭隘主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