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普法专区 > 普法文苑
父亲和家训
发布时间:2016-11-21 15:02:25    信息来源:法治陕西网-省眉县强戒所

  我出生在周礼之乡岐山。周原大地民风纯朴,几乎每个家族家庭都有家训,许多家训更是耳熟能详,“家和万事兴”、“天道酬勤”、“耕读之家”、“贵在自立”……

  我的父亲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农民,留给我们儿女的家训很多,如“勤俭持家”、“吃亏是福”、“厚道待人”“助人为乐”等等,而印象最深的就是“不贪便宜、干净做人”。虽然父亲离开我们已经两年了,但他留下的教诲永远铭记在我心中。

  我生于70年代初,那时正是国家困难时期,吃不饱穿不暖。当时是农业合作社,粮、油、肉等口粮都要按工分分配。我们姊妹6人,家里劳动力仅有父母两人,工分自然挣得少,所分口粮也少。记得一次分油时,别人家分得一大罐,而我家的小罐子都没装满。当然,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那时分配用工分说话。

  可令我至今想不通的是,身为全村保管员的父亲,负责掌管全村百号数人口粮的他,可以说随便“拿”点东西都可以补贴家用。那时生产队里的仓库很大,十几个用竹篾编织的大包贮藏着满满地小麦。但这是队里的财物,父亲看得比什么都紧,哪怕只是一个化肥袋子。那时人们很少使用化肥,包装化肥的袋子叫“蛇皮袋子”,只有生产队里有,那个年代像这种袋子也是缺物。

  有一次,我在库房玩耍时,顺手拿回了一个“蛇皮袋子”,心想可以回家装东西,当父亲发现后,厉声训我:“公家的东西不能拿,咱不能贪公家便宜。”当时我想不通,袋子又不是粮食,又不几个值钱,用得着这样训我吗?见我哭了,父亲才和蔼的告诫我说再不值钱的东西也是公家的东西,就不能拿回家,咱做人就得干干净净的,免得别人说闲话。从此,父亲的教诲影响着我,伴随着我的工作和生活。

  还有一件关于木板印的事,在我的记忆中印象很深。那时,生产队库房的麦包都是敞开存放着的,也许没有详细的出入库记录,主要是靠人与人之间的互证。那怎样操作呢?这就说到了木板印,一个底部有雕刻图案的小木板印,上面带个木把,由生产队长保管。每天傍晚时分,队长和我父亲一起要对麦包表面盖印,有时队长有事,父亲便差我去队长家里拿来板印,把整个麦包面都盖一遍,盖完之后再交给队长,每天一次,从不间断。现在想来,那时全靠自律。板印是死的,人是活的,盖的是平面,量的却是心底。如果把粮食拿了,麦包没有纵刻度,谁又能发现呢?可父亲就是这样认真的一板一印的盖着,因为他知道这是保管制度,有规矩就得自律。后来我终于想明白了,父亲是不能辜负大家对他的信任,始终恪守着“干净做事,清白做人,不贪便宜”的人生信条。

  父亲就是这样一个人,从不贪集体的一分钱。也正因为这样,他的保管员一直当到了生产队解散,实行了包产到户。

  现在,我一直感念我父亲的教诲,“不贪便宜、干净做人”的家训更是影响着我和我的家人,并将代代传承下去。(丁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