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普法专区 > 普法事迹
记佛坪县陈家坝派出所迴龙寺村警务室民警赵树新
发布时间:2012-02-27 19:01:41    信息来源:陕西日报

  “叮叮……”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破了秦岭腹地佛坪山乡除夕夜的宁静。

  “警务室吗?陈家坝三合沟村有人酒后打架,随时可能出人命……”此时已是龙年除夕晚上10点多,值班民警赵树新急忙叫上镇干部,两人徒步10多公里,到村上时汗透衣背。案子调解完后,已是大年初一的凌晨两点。

  这样的除夕夜,对从警31年的56岁民警赵树新而言,太平常不过。为了能让所里年轻民警与家人团聚,他又一次主动要求春节值班。

  早春二月,记者走进秦岭深山,一幅栩栩如生、一心为民的人生画卷徐徐展开。

 

孤身一人奔袭千里抓回犯罪嫌疑人

 

  1993年的一天,高桥村村民杜某在家中被歹徒捆绑后,抢走10多公斤枣皮和300多元钱。当时派出所只有赵树新一人执勤,杜某报案后蹲在派出所的院子里,偷偷地掉泪。看到老人痛哭的样子,赵树新的眼睛湿润了,他拉起老人安慰他说:“你别担心,我一定帮你把钱物追回来!”

  他顾不上等县局支援警力到达,便一路寻访到石泉、汉阴、紫阳等地,第三天凌晨在紫阳县毛坝乡发现了嫌疑人。面对身材高大的嫌疑人,只有1.61米的赵树新毫不犹豫,找准时机扑了上去,嫌疑人被他这种气势完全打垮,乖乖地束手就擒。为防止嫌疑人逃跑,他又用手铐把自己和嫌疑人铐在一起,孤身一人辗转上千里,将嫌疑人带回了县局。老人紧紧握着他的手,满含热泪不知说什么才好。事后,有人提醒他不敢再这样玩命了。他却说:“稍有迟疑,嫌疑人跑了,怎么向群众交代呀!”

  赵树新从小的梦想就是当一名人民警察。1981年,赵树新从部队转业后成为佛坪县公安局刑警队的一名警察。“我少年丧母,是佛坪的父老乡亲抚育我长大,我一定要报答父老乡亲。”

  由于业绩突出,1993年3月,赵树新被任命为大河坝派出所所长。大河坝镇地广人稀,80%都是森林和山地,为了排除一个疑点或者寻找一个有价值的破案线索,需要爬山趟水,克服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为了破案,赵树新从不计个人得失,从不算要爬多少山路、趟多少河流、访多少群众。

 

徒步40余公里山路为村民找回耕牛

 

  “当年老赵为了给我家找牛,吃了多大的苦啊!”说起赵树新,迴龙寺村村民苟中国翘起大拇指。2003年7月31日一大早,他发现3头耕牛一夜之间全被盗走,赵树新立即赶到现场询问、勘察。当时刚下过雨,苟中国家门前的大路上人来人往,已找不到一点牛的蹄印,赵树新凭着对当地民情、地形的洞悉,果断地带领民警沿着小路,向石泉方向紧急追踪。

  当天夜里10时,果然在距案发地40余公里的石泉县兴平镇大山深处,查获了被案犯寄养的3头耕牛,当时两位同事都疲惫不堪,年轻干警甚至哀求他休息一晚再走,他却坚持继续追捕案犯,徒步在天亮前赶到石泉县梅子镇南长沟村,将刚回家不到2个小时的犯罪嫌疑人杨某堵在被窝里抓获,让嫌疑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就这样,赵树新一天一夜没有休息急行军近250公里,其中步行40余公里,为群众找回被盗的耕牛,同时根据此案线索,深挖本县1起、宁陕县油房坳2起耕牛被盗案。

  “一头耕牛、几只鸡,对城里人来说算不了什么,但对山里人来说,可就是家里的重大财物,尤其是一头耕牛相当于村民家里的半个家当。”赵树新说,“群众求助的眼神,是我心中最大的动力,决不能辜负他们对人民警察的期望。”

 

 往返奔走13次只为群众握手言和

 

  “那次多亏老赵两头调解,事态才没有恶化!”孔家湾村村民黄某对当年的情形历历在目。2005年8月,同村村民邓某因婚姻纠纷多次与族人到他家闹事,扬言要制造一起血案,致使黄某东躲西藏不敢露面。赵树新往返两家耐心劝解达13次之多,还多次在深夜赶到村里看望邓、黄二人,终于依法化解矛盾,防止了一起民转刑案件的发生,黄某和邓某不但重归于好,现在还成为了好朋友。

  早春二月,春寒料峭,记者来到大山深处的陈家坝,路遇在地里忙活的农民,提起赵树新,他们亲切的语气就像在介绍自己家人。“老赵调解入情入理,能说出我们的心里话,我服气!”孔家湾村尤某感佩地说。2005年4月,他与妻子产生隔阂多次吵闹以至大打出手。赵树信得知情况后,立即动员村组干部来到他家,通宵达旦地劝导、说服,并为他们讲解法律法规,以后又多次上门看望、调解,最终化解了夫妻矛盾,使家庭和睦至今。

  长期扎根基层,凭着对当地风土人情的洞悉,赵树新在调解中形成了自己独有的方法:“四个懂”融入群众:懂农民语言,懂乡风民俗,懂科学技术,懂农村政策。“四个一”取信群众:感情上一心一意;危险时一马当先;态度上一丝不苟;承诺上一诺千金。“四个多”调处矛盾:多深入辖区;多学习法律政策;多疏导沟通;多解决问题。

  凭着这套工作“法宝”,赵树新成功调解各类纠纷440余起,仅2006年他单独化解的矛盾纠纷就达53起,占当年全所调解总数的83%。

 

 洪灾中家无片瓦他却奔赴一线破案

 

  2002年,佛坪遭遇百年一遇的洪灾。6月9日,洪水袭来,当时在家的大儿子打破后窗玻璃,将母亲和外婆救出,10分钟后房屋倒塌。当天夜里,赵树新坚持在县上参加抗洪救灾,仅当夜就涉水背负四名群众转移。大水退去,在领导一再提醒下,他才回家,此时已是家里受灾后的第四天。看到家人已被镇政府安置,他便又加入到抗灾自救的队伍中。

  洪灾过后,家里上无片瓦、下无立足之地,房屋重建迫在眉睫。正在此时,佛坪县栗子坝学校发生一男子夜入学生宿舍向多名女生身上涂抹生漆的案子,当地流言四起、一片恐慌。赵树新被抽调到专案组,他义无反顾地放下了家里的老小和房屋重建,将重担留给了妻子。

  在小儿子卢杰印象里,父亲经常来去匆匆,很长时间难得回家一次,即使偶尔回家也只简简单单地和自己说上几句,感觉就像一个陌生人。“只要报警电话一响,家里有天大的事他转身就走。”卢杰说。

  1994年11月,赵树新的父亲不慎左腿骨折。因年底工作繁忙,赵树新仅在医院照顾了父亲2天。在妻子的泪眼中,赵树新不知多少次毅然走出家门。父亲去世时他也未能在身边,因为要办案件,给父亲办丧事时他只通知了部分亲友,也不顾当地在家中停灵三天的乡土风俗,以最快的速度安葬了父亲,受到亲友们的一致指责。

  谈起家人,赵树新这个铮铮铁汉几度哽咽,“看着妻子要照顾三位老人、两个孩子,还要干农活,我是多少次地愧疚;父亲重病在床、甚至去世时我都不在身边,我是多少次地流泪;孩子从小缺少父亲的关爱,荒废了学业,我是多少次地自责。”“但我是人民警察,人民警察就要把‘人民’二字摆在首位。”

  赵树新的妻子是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父亲、岳父、岳母曾常年在他家生活,他微薄的工资收入要供养老人、补贴家用,还要供两个孩子上学,家境并不富裕,他却始终甘守清贫。在担任大河坝派出所所长期间,有人劝他让妻子在当地开店赚钱或为妻子谋职,为了避免陷入人情网影响执法他断然拒绝,妻子至今仍在家务农。

 

身患癌症仍割舍不下钟爱的职业

 

  长期艰苦的工作和不规律的生活,使赵树新患上了严重的结肠炎。2007年3月,赵树新陪着积劳成疾的妻子到西安做子宫肌瘤手术,他顺便检查了一下身体,才得知已病变为结肠癌,需立即手术。妻子放弃了手术治疗转向药物治疗,带病照料起赵树新。

  手术切除了两处共40厘米结肠,第四期化疗结束后,赵树新从64公斤瘦到了54公斤,他却迫不及待地重返警务室,圆满完成辖区人口管理工作,采集信息156户、入户调查154户。

  祸不单行。2009年初,赵树新的大儿子不幸出车祸丧生,80多岁的岳母悲恸万分摔断右腿瘫痪卧床,备受打击的妻子精神失常。家庭接连的不幸,让这位汉子心痛不已,“妻子有病,为了不影响她的情绪,我几次跑到屋后痛哭,但我还要振作,因为这个家还需要我去扛。”

  2月14日,记者走进佛坪县石墩河镇薅林弯村,路边几间砖混平房就是赵树新灾后重建的新家。家里没有像样的家具,唯一值钱的就是一台18英寸的彩电和一辆上班用的摩托车。虽然遭遇种种不幸,56岁的赵树新清瘦的脸上却透露出坚毅,言谈间平和淡定。

  对于基层民警,50多岁就可以退居二线,在县局找个轻松的岗位等着退休,组织上也多次劝他回家休养身体,但他却选择一线,主动要求当个村警务室民警,为百姓的疾苦奔波。

  “因为我对警察这个职业很钟爱,崇敬又热爱,我割舍不下它。”赵树新说,“人的一生能过得充实,为百姓干上几件实事就够了,在工作中,我能忘了病痛,也能找到自我。离退休不远了,就让我再干上几年吧。”“我只是干了一名警察正常的工作,组织上却给我这么多的荣誉和帮助,我只有用工作来回报。”  (记者  秦峰  任虎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