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普法专区 > 普法事迹
“群众高兴我就高兴”
发布时间:2012-07-25 18:44:23    信息来源:陕西普法网

  47岁的王有生,中等身材,两眼大而有神,透着一股干练与利落,一年四季都是一身没有肩章的蓝制服,那天采访时,我们看到他的蓝衫衣领上、肩上已褪色,泛出大片的白。但褪不下的,是他对这身制服的珍爱,对司法事业的一腔赤诚。多年来,他时常提醒自己,作为一名受党教育多年的基层司法干部,有责任宣传好党的方针政策,有责任为群众排忧解难,把党的温暖送到千家万户,把党的形象深深镌刻在群众的心中。不论是一个人孤军奋战,还是带出一支调解队伍,他始终自觉承担起维护社会稳定的使命担当,用止争化纷的真诚行动打动和感化广大群众,共同维护基层社会稳定。他所在的莲花寺司法所被确定为首批陕西省基层规范化建设示范所,先后多次被陕西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渭南市委、市政府评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平安创建、人民调解等工作先进集体,王有生本人也多次被评为先进个人,受到表彰奖励。

 

一个人的司法办

 

  1996年,王有生来到司法办,上班没几天,他接连收到8起纠纷案:河西村庄基纠纷案两家拿着家伙打起来了,北马村80多岁的王老太又被儿子赶出了家,八里店村夫妻俩闹离婚,惊动了双方亲戚几十个人,一场大规模械斗一触即发……案情一个比一个紧,司法办就他一个人,镇上也调配不出人来,怎么办,王有生裤腿一挽,馍布袋一背,先跑到8个村给村干部作了稳定事态的安排,然后奔东村、走西村,从莲花寺西南半山的河草村到西北角北马村,来回40里路,他就这样,整整跑了半个月,把那些火烧眉毛的事都说到了头。

  2000年,司法办盼来了省厅配发的警用摩托车,王有生一下子像插了翅膀的虎,全镇27个行政村、118个村民小组、下辖中、省、市、县属36个企业、总人口3.4万人的地盘在他心里绘成了一张图,他的足迹纵贯阡陌。5年下来,警用摩托车已修的不能再修了,王有生就自己掏钱买了辆新的,修理行的老师傅开玩笑说:“这铁疙瘩硬是没赶上你那两条腿!”

  2008年,全省开始创建基层规范化司法所,看着5间粉刷一新的大办公室,白底蓝条的司法牌匾,崭新的调解桌椅,电脑、打印机,王有生觉得眼前是那么的亮畅而有生机,他心里筹划着以后的事:人民调解委员会工作原则、创建平安村社工作流程图、社区矫正工作纪律……大大小小的牌匾他一气制作了47块,若每块只按50元计算,47块,就要花掉他两个月的工资,这些钱什么时候能给他报销他从来没想,只想着赶紧把司法所建成建好。那一年,全市3家司法所被评为省级规范化建设示范所,莲花镇司法所就是其中之一。

  从1996年到2010年,王有生一人撑起一个司法办,翻开他的调解档案,我们粗略的统计了一下,14年中,他主持调解民事纠纷332件,防止民间激化纠纷34起,安置刑释解教人员56人,接待解答法律咨询800余人次。

 

调解七字经

 

  2007年8月,正是关中三伏后最热的天气,空气里到处弥漫着聒噪的气息,仿佛一点即着。恰在这时,华亁工贸公司发生意外爆炸事故,莲花镇十几户村民受到池鱼之殃,事故责任一时没有确定,村民的赔偿事宜暂时得不到解决,受灾群众的情绪逐渐上升到了燃点,他们相互簇拥着要到公司去说事。王有生知道后立即赶到,拦住群众说:“大伙火急火燎地跑去想说什么,闹事?骂人?能骂出个结果吗?你们若信得过我,都听我的,现在跟我回去,咱把每家每户烧了什么,坏了什么,一笔一笔统计清楚,需要多少赔偿金,怎么赔,咱们商量好,我跟他们公司说。”听了老王这话,大伙各自回了家,连续几天,老王蹲在村子里逐组挨户做受灾群众思想工作,掌握第一手材料后,他拿出详细的赔偿方案,代表受灾群众和公司“谈判”,最终使双方达成赔偿协议。

  在长期的一线人民调解工作中,王有生悟出了“七字”调解真言,“看、听、查、劝、行、言、法”。遇到每起纠纷,他都要从查看现场开始,听取双方当事人陈述,调查事实真相,耐心劝导当事人,用自己公平、公开、公正的行为感染当事人,用真切、亲近的话语打动当事人,用法律、法规和政策说服教育当事人。他的这一套工作法,还真打造了一批调解“铁案”。庄头村张家老兄弟俩,哥哥在家务农,弟弟在西安工作,早些年,弟弟在老家宅基地上给父母盖房养老,父母亡故后弟弟将房子卖掉,哥哥对此事意见很大,认为宅基地也有他的份,弟弟自己住可以,但是要卖掉,就要把宅基地一半的钱分给他。兄弟俩几次协商不仅问题没解决,反而分歧越来越大,最终在村道里大打一架,弟弟扬长而去,哥哥一气之下拉来两车沙子推到院门口并拿一把大锁锁了院门。买房人一看没办法,找到了司法所。王有生跑到哥哥家了解情况,电话联系弟弟,弟弟态度坚决,几次之后就拒接电话,王有生往返西安几个来回,仍然无结果。正面不行,他改迀回调合,得知了张家还有姐妹6人,他一家一家跑,争取6姐妹的支持,帮助劝合兄弟俩,在众人的努力下,今年4月19日,长期反目的弟兄俩终于坐在一起握手言和,共同在调解协议书上签了字。

 

司法所长的冷热情怀

 

  人都说王有生有一副热心肠,那年郑西铁路客运专线途经莲花镇庄头村,因公路改道工程迟迟未定,拖延了村民宅基地落实时间,眼看快到年关,33户住在大棚里的村民集体上访到了市县,王有生跑到市里劝回上访群众,联系村组干部召开村民大会,跑镇政府、土地局、铁二十三局协商组成拆迁居民安置工作组,对33户拆迁户逐一核对补偿标准,重新划分庄基,稳定了群众情绪,他又来到民政局,为拆迁户争取到米、面、油、菜等过年食物,腊月23,王有生将这些食物一一送到拆迁户家中,他的行为感动了每一位拆迁户,群众说:“王司法顾不上自家屋里的事,一心扑在群众身上,政府这样对我们,我们满意了。”

  王有生说,调解员都有一副热心肠,可有些案子,你不能热,必须冷处理。今年3月份,白家河村三个五六岁的小孩在自家后院玩耍,一个叫琪琪的小孩不慎掉到邻家后院养猪场排污粪池里,不幸死亡。王有生赶到现场后,先叫邻居拿出1000元钱给孩子买丧衣,分开两家人,逐个了解情况,琪琪家当时要求赔偿孩子安葬费、抚养费、赔偿费、精神损失费等30万元,王有生知道,人在气头上,什么结果也谈不出来,他只对当事人说:“对方态度很积极,你们一家人再冷静商量一下,县里还有一起上访案,我先去处理。”说完就急急走了。

  其实,王有生并没有撂下不管,整整三天两夜,他除了做通对方赔偿工作外,还去做了琪琪家亲戚朋友的工作,让他们轮番去琪琪家,一边安慰这家人,一边劝说拿出一个可行的赔偿方案解决问题。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见时机成熟,王有生将两家人叫到一起,最终以邻居赔偿5.3万元使这一案子妥善解决。

 

受不了气就当不了人民调解员

 

  中午一点多,记者刚采访完三合村庄基纠纷案回到司法所,只见一位40多岁的妇女急促促挑开门帘,气呼呼地问我们:“王司法人哩?”我们一指隔壁调解室的门,那位妇女扭头就走,边走边骂骂例例地嚷叫:“王司法,你不管事倒是干啥哩嘛?”半个多小时后,妇女从调解室出来,情绪平和了许多,对王有生说:“那这事我就听你的,我不闹,只要你让他把我说的问题解决了,一切好商量,我只听你的。”王有生送走妇女,对我们说:“司法所来的群众都是带着气的,司法员就是他们的消气筒,受不了气就当不了人民调解员,当事人气消了,问题解决了,群众就高兴了,群众满意了,村社才能和谐,社会才能稳定,我们也就高兴了。”(张秀玲)


分享到: